2018年諾貝爾獎塵埃落定,最大的驚喜要數金正恩落選和平獎,而經濟學獎則落在William D. NordhausPaul M. Romer身上,前者將氣候變遷整合到宏觀經濟而獲獎,後者則是將科技創新元素納入宏觀經濟而獲獎。

 

回看過去的經濟學得獎中,其中2013年的經濟學獎得主Robert Shiller,就是依靠CAPE這個股市估值模型獲獎。在美股出現有史以來最長的牛市,而恒指卻節節倒退的時候,這個估值模型就再次被不少投資者拿出討論。

 

CAPE全名為 Cyclically-Adjusted Price-Earnings Ratio,中文可稱為周期調整市盈率。與一般市盈率最大的分別,是CAPE通常以10年為一個周期去計算,因此同時被稱為10年期市盈率。

CAPE已經顯示標指已經升到一個有史來來的高位,也解釋了近來的跌幅。

CAPE最聞名於世的時間,應該要數1997年的環球股災,當時標普的CAPE已經達到28,而歷史以來只有1929年曾經比這個數字高。如果運用CAPE去做估值,很可能已經開始從市場撤資。

 

Shiller在當時都預言,股市未來10年的實際價值將會出現40%的跌幅,而不論是2001年以至2008年,都驗證了Shiller的預言。而如果以20186月的數據去統計,標普的CAPE已經達33.78,但其長期平均值僅16.8,而從歷史數據來看,只有1929年及2000年的CAPE曾經超過30

 

 

所以如果信奉Shiller的研究,已經會知道現時美股長期處於虛高的水平。

不過其研究亦都引起很多回響,因為市盈率的概念一直被投資市場所攻擊,特別是其估值及衡量標準,只針對歷史數據來進行比較,未必能夠得出一些前瞻性的數據。

 

 

甚至有其他商學院的教授,發表過論去,去討論CAPE的存在究竟有什麼問題。其中最大的缺點,就是10年期去計算的時候,CAPE在預測未來股票回報,特別是牛市時,很可能會出現過於悲觀的問題。

小編有話兒:

 

很多時根據歷史造出的數據,都不會被市場認可,因為根據過往數據造出來的數據,對未來沒有太大的預測性。

但只要謹慎留意這些數據,也能對市況造出良好的估算。

Leave a Reply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