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仰芳這個人名大家已經無乜印象,作為2016年十大傑青的她,行為表現講法都可算是非常出眾,最經典莫過於十年來看電影及演唱會不超過五套,又不會浪費時間跟同事聊天,因此關係並不算特別好。而最近這位黃仰芳,就被委任成嶺南大學的校董,再升一級。

 

自從黃仰芳見報後,不少網民都用盡力去起黃仰芳底,結果發現原來雖然黃仰芳沒有跟同事打交道,但「對上」一直都相當積極。在社交網站上,不時貼上各種集郵成果,包括時任政務司司長現任特首的林鄭月娥、前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等等。

 

而今次任命可以說是黃仰芳「努力向上」的結果,因為現時嶺大校董會33人名單中,有8名校董乃由特首親自任命,也是經《嶺南大學條例》第12(1)(B)中,舟首可以親自任命的結果,所以說是黃仰芳努力的成果也不為過。

 

劉生的去少兩次日本論都真的是經典。

黃仰芳當時有很多「名言」,例如中五開始做兼職,每月工作收入超過1萬元,大學時更曾兼職傳銷月入3萬元。27歲的時候,動用過百萬元儲蓄入市買樓,成功兩年完成供款等等。

 

這些事蹟是否值得表揚,留待大家定斷,因為過去不少人發表這類型「放棄生活」去買樓置富的言論,都會引起坊間極大回響,最有名的莫過於青年事務委員會劉鳴煒去少兩次日本論。

 

老實說,如何生活很多時是自己的取捨,先不論黃仰芳的言論有無造假成份,但這是黃仰芳自己的選擇,小編無法去批評別人的做法。但究竟是不是只有這樣做,才可以上樓置業,再退一步究竟在香港是否需要置業才算有幸福的生活呢?這一點就可以有各自解讀。只是小編認為,如果透過這種方法上樓或者置富,某程度上是肯定香港「生活都是奢侈」的價值觀。

 

再者對於「十大傑出」這類選舉,小編一向認為「得啖笑」,因為從來沒有一個準則去判定如何屬於「傑出」。而且舉辦機構很多時都是青年商會,這些商會都標榜需要不停付出的價值,例如有些商會就要求會員每一段時間要早起集會。如果是本來會早起的人,就自然會早起,但如果不會早起的人,更不能被這種價值所渲染。

Leave a Reply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